Refine Naturals™

7种治疗情绪障碍的草药和补品

在标题为“ 情绪障碍:常见原因和症状”的博客中,我们讨论了常见的情绪障碍、原因、症状和管理方案。即使是最好的药物治疗也不是对每个人都有效。大约十分之四的美国人使用草药补充剂和其他类型的补充或替代药物。

研究表明,一些补充剂可以治疗轻度至中度情绪障碍。该博客讨论了 7 种常见的草药和补充剂,它们在管理情绪障碍方面显示出潜力。

1. 圣约翰草

圣约翰草或贯叶连翘是一种具有黄色花朵的野生植物,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天然补品之一。数百年来,这种植物一直是一种常见的草药心理健康治疗方法。它最常用于“忧郁”或抑郁症以及有时伴随情绪出现的症状,例如紧张、疲倦、食欲不振和睡眠困难。有一些强有力的科学证据表明它对轻度至中度抑郁症有效。 2016 年的一项系统评价发现,圣约翰草在治疗轻度至中度抑郁症方面比安慰剂更有效,并且几乎与抗抑郁药物一样有效。 [1]

长期以来,科学家们认为圣约翰草中一种叫做金丝桃素的化学物质是其改善情绪的原因。最近的信息表明,其他化学物质如 hyperforin 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些化学物质作用于神经系统中调节情绪的信使。

2. 5-HTP

5-HTP 是一种天然存在的氨基酸,也可以从一种名为 Griffonia simplicifolia 的非洲植物的种子中商业化生产。 5-HTP 是一种在大脑中转化为血清素的化合物。血清素是与快乐和抗抑郁有关的主要神经递质之一。最近的研究发现在情绪障碍中使用 5-HTP 是有益的。 2002 年的一项审查得出结论,数据表明 5-HTP 在治疗抑郁症方面比安慰剂更有效。 [4]

3. L-茶氨酸

茶氨酸是氨基酸谷氨酸的类似物,尤其存在于绿茶中。作为谷氨酸的结构类似物,茶氨酸在口服后被小肠吸收。它还可以完整地穿过血脑屏障,并提高 GABA、血清素和多巴胺的水平,从而调节我们大脑中的情绪和情绪,并且已经研究了它具有减轻焦虑和抑郁症状的潜在能力。 [2]

4. 人参

人参是三七属植物的根,例如高丽参 (P. ginseng)、华南人参 (P. notoginseng) 和西洋参 (P. quinquefolius),其典型特征是存在人参皂甙。人参传统上在韩国、日本、中国和美国被用作药材。这种长期使用的原因是人参含有天然抗氧化化合物。这些从人参根、叶、茎和果实中提取的人参皂甙具有多种药理作用。 [7]

人参通过作用于 HPA 轴有效地抑制压力,而 HPA 轴是抑郁症的主要原因。

5.维生素B

维生素 B-12 和其他 B 族维生素在产生影响情绪和其他大脑功能的大脑化学物质(如血清素)中发挥作用。低水平的 B-12 和其他 B 族维生素(如维生素 B-6 和叶酸)可能与抑郁症有关。低水平的维生素可能是由于饮食不良或无法吸收您摄入的维生素。老年人、素食者和消化系统疾病患者可能难以获得足够的 B-12。

关于维生素 B-12 补充剂是否有助于降低抑郁症风险的研究结果喜忧参半。确保您获得足够的 B-12 和其他维生素的最佳方法是吃健康的饮食,其中包括必需营养素的来源。 [6]

6. S-腺苷蛋氨酸

SAMe 是细菌、植物和动物中天然存在的分子,在基因、免疫功能和氨基酸代谢水平上发挥着许多重要作用。在人类中,SAMe 是一种重要的甲基供体,是从饮食中的氨基酸合成几种神经递质的重要步骤。 SAMe 的抗抑郁作用可能与多种作用机制有关,包括增加大脑中血清素、多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的水平。 SAMe 合成这些神经递质需要维生素 B12 和叶酸。 [5]

SAMe 不应与处方抗抑郁药一起使用——这种组合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副作用。 SAMe 可能会引发躁郁症患者的躁狂症。

7. 氨基丁酸

伽马氨基丁酸 (GABA) 是一种天然存在的氨基酸,可作为大脑中的化学信使。 GABA 阻断某些大脑信号并减少神经系统的活动。通过抑制神经活动,GABA 促进睡眠,减少精神和身体压力,降低焦虑,并营造平静的情绪。与人体最重要的兴奋性神经递质谷氨酸结合,GABA 是人体整体身心平衡或平衡的重要贡献者。 [3]

底线是情绪障碍是可以治疗的,但是在确定哪种治疗最有效时,个人可能需要尝试几种不同的选择。草药和天然补充剂可能对某些人有效,但是,草药并不总是意味着安全或有效,知道选择哪种产品可以节省大量时间和金钱。

Refine Naturals™ Mood产品独特的多成分配方可促进健康的情绪平衡。在Refine Naturals™ ,我们意识到并非所有的天然保健品都是一样的。我们将我们的专业知识集中在选择基于质量和证据的药用和非药用成分方面。我们保持我们的标签和营销实践符合广告标准,以免误导消费者的决策。

在 Refine Naturals™,我们相信“您应该得到比 FINE 更好的!”

参考:

  1. Apaydin, EA, Maher, AR, Shanman, R., Booth, MS, Miles, JN, Sorbero, ME, & Hempel, S. (2016)。对圣约翰草治疗重度抑郁症的系统评价。系统评价, 5(1), 148. https://doi.org/10.1186/s13643-016-0325-2
  2. Dietz C, Dekker M. 绿茶植物化学物质对情绪和认知的影响。 Curr 制药公司。 2017;23(19):2876。
  3. Boonstra E、de Kleijn R、Colzato LS、Alkemade A、Forstmann BU、Nieuwenhuis S. 神经递质作为食品补充剂:GABA 对大脑和行为的影响。前心理学。 2015;6:1520。 2015 年 10 月 6 日发布。doi:10.3389/fpsyg.2015.01520
  1. 伯索尔 TC。 5-羟基色氨酸:一种临床有效的血清素前体。 Altern Med Rev. 1998;3(4):271-280。
  2. Galizia, I., Oldani, L., Macritchie, K., Amari, E., Dougall, D., Jones, TN, Lam, RW, Massei, GJ, Yatham, LN, & Young, AH (2016)。用于成人抑郁症的 S-腺苷甲硫氨酸 (SAMe)。 Cochrane 系统评价数据库,10(10),CD011286。 https://doi.org/10.1002/14651858.CD011286.pub2
  3. Young, LM, Pipingas, A., White, DJ, Gauci, S., & Scholey, A. (2019)。 B 族维生素补充剂对抑郁症状、焦虑和压力的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对健康和“高危”个体的影响。营养素,11(9),2232。 https://doi.org/10.3390/nu11092232
  4. Jin, Y., Cui, R., Zhao, L., Fan, J., & Li, B. (2019)。人参作为抗抑郁药的作用机制。细胞增殖,52(6),e12696。 https://doi.org/10.1111/cpr.12696
分享: